行走在路上

题记:流逝的时光里,千里迢迢的跋涉,是欣慰而温暖的想起。有些地方,一生也许只抵达一次。有些心情,也许只在此获取。静止的茫然与流动中的豁然,是行走给予的慰藉。
夜,微凉。
房间透露着些许泛黄的灯光,耳边放着前不久播出北爱的插曲《嘀嗒嘀嗒》,看了看时钟,现在是2月17日晚23:30时,细数来到重庆的日子已有半月。半个月的时间可以改变很多事情,很多心情。
2月5号踏上那班飞向重庆的飞机,我不知道等待我的是什么?第一次一个人拖着行囊走向未知的生活,其实那天,我哭了,不知是留恋抑或是害怕,一路上假想着那未来的岁月。2月5号也是我原本的工作单位全体教师开职工大会的日子,偌大个学校缺了我,应该不会有任何的差别。从答应来重庆实习的那刻,内心一直就是个矛盾体,渴望未知带来的新鲜与刺激,又害怕难以承受的孤独与寂寞。而当踏进实习单位的宿舍时我便知道我后悔了,满身的失落感和失望,破旧的屋子里不足几平方的房间里摆着三张1.2米的木板床,一坐上去便会咯吱咯吱响,简陋的屋内装饰与布满灰尘的桌椅,为期半年的实习生活从这里从此刻便开始了。
那一天晚上,整夜的失眠。生活就是这样,不会按部就班,总会出现太多的意外,从未想过自己会从教,却毫无预兆地步上从师这一条路;从未想过自己会从事特教,却心甘情愿地走进这个陌生的领域。就像当初那样的意外,我处在了这个陌生的城市,陌生的工作中。有时会疑惑生活的意义,会质疑活着的状态。或许有些人生掺杂着些无奈,但那些自己可以决定的事,何不让自己活得更尽心意点。有时人的勇气也只就是那最开始的第一步,人的一生中也只有年轻时才能那么毫不畏惧的走在路上。
得不到丝毫喘气和适应的机会,2月6号便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中,不一样的工作环境不一样的工作身份不一样的学生,一切都从零开始。每天早上8:20到达学校迎接学生,晚上18:00下班,在这期间没有片刻休息的机会,高负额的工作量让我有点疲累不堪,这班级里的学生学生3个不能自己走路,其余2个日常生活自理也是问题,只有3个有语言能力但说不清楚。也在这里我学会带着学生大小便,帮助他们擦屁股,学会了带着学生刷牙洗脸,学会了跟学生一起同床睡觉,一起吃饭,这些以前看似如此困难的问题,我正慢慢地改变着。这让回想起在乐清特校的日子,或许以前要求得过多。想起了自己那班可爱的孩子,调皮捣蛋的陈银春,乖巧听话的戴旭隆,天天流着鼻涕的周乾友,聪明可爱的吴程伟,还有朱金洁、金灵嫔、黄柯饵……我在想他们会想起我吗?原来这一切显得那么令人怀念。
持续两周的工作,让我慢慢地适应着改变着。似乎在这里感受到了教育的真谛----爱,似乎在这里心灵得到了净化,似乎在这里心无杂念、平静如水,似乎在这里我看到了另一片天空。我知道当我在某个时刻记忆回流时,我会懂得,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这都是我人生中可遇不可求的额外财富。我也会发现,脚下的世界如此宽广辽阔,所有的困惑会自动消解并令自己感觉到自身是如此的狭隘。我会在这里布满丰富的羽翼,明媚自己的双眸。
记得某人曾说过对未来的真正慷慨,是把一切献给现在,而内心真正的强大就是在岁月的繁复里踏实起来,静待光阴老去,依然修篱种菊。在这成长的路途上,但求遇见另一个自己。
?我一直在路上……
(宋露微?供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