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校老师陈静静用宽容和尊重呵护童心

2014-09-10

■林黛妃

我叫陈静静,今年32岁,柳市黄华人,是bte365进不去_bte365在哪注册_bte365是哪个国家的游戏的一名动作训练老师。

??? 一个不大的校园,一群特殊的学生,一项周而复始的工作,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组成部分。我们的学校座落在市区湖前路,毗邻乐清市总工会职业技校、乐清市三中,虽只有一路之隔,可里面的学生却在不同的世界。

??? 特校里有自闭症、脑瘫、发育迟缓等各种不同症状的孩子,智力水平、手脚协调能力、自律性参差不齐。水平稍高的孩子可以参加学校的集体课,学习语文、数学、劳动技能等一些基础课程。而比较严重的孩子,就要通过动作训练,让孩子能够控制自己的肢体,提高对外界的认知能力,才能上集体课。

??? 可动作训练是一个漫长而困难的过程,有的孩子出生就只能躺着,通过动作训练,可以学会翻身、伸手、坐立等动作,然而进一步的行走、爬行以及一些细微的动作可能永远都无法完成。很多家长问我:“老师,我的孩子通过训练能学会走路吗?”看着家长们期盼的眼神,我心中既酸涩又无奈。我只能跟他们说:“不能把走路当成终极目标,只要孩子学会一个动作,那就是进步。”


??? 在这里,我们很少提及未来,我不能像普通学校的老师那样向学生、家长承诺:“只要好好努力,就一定能有所成就。”很多孩子可能终其一生都只能瘫痪在床。曾经有朋友戏谑道:“你这教师当得不值呀,这一辈子你恐怕都不会听到有学生响亮地叫你一声老师吧。”

??? 确实,我也曾经徘徊和挣扎过。我从西安体育学院毕业,学的是体育教育,2005年毕业后就被分配到乐清特殊教育学校,当时教的是体育。孩子们的自律性比较低,我每次都要在教室里让他们排好队,手拉手走到操场,再进行整队、训练。可是孩子往往出了教室就一哄而散,一节课要集合好几次,我只能满学校地追着学生把他抓回队里。可是抓回这个孩子,另外一个又跑了,让人十分气恼。

??? 当时我的心里很难受:作为教师,谁不希望有一群健康活泼的孩子围绕在你周围,谁不渴望能够桃李满天下呢?可我偏偏遇上的就是一群或心智、或身体有缺陷的孩子,进还是退,去还是留,百般纠结中,我踏上了去往重庆的行程。

??? 在那里,我参加了“脑瘫康复治疗”的培训,对残疾学生有了更深刻的认识,对我工作的意义也有了不一样的感受。当时,培训老师有句话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:“教这些孩子其实就是一件修功积德的事,这是一个弱势群体,在这里你确实不会获得显赫的名声和优厚的报酬,可是通过你的训练,他们的生活质量就会提高很多,这是特校老师的爱和责任!”这番话让我重新定位了工作,回校后,我开始教动作训练,接收的学生身体状况比一般的学生更差,多数都生活不能自理,需要家长陪读。

??? 我一边训练学生,一边跟家长交流,指导他们如何在课后对孩子进行训练。每个孩子的症状不一样,程度也有好有坏,训练方式也就不一样。有的要训练手脚协调能力,有的要训练细微动作,有的要训练对外界的感知度。有个叫小文的孩子,由于发育迟缓,3年前来学校时已经6岁了,可是只能躺着,对外界的事物一点都不感兴趣。在我的训练下,她逐渐学会了行走、坐立、握手,现在已经能在跑步机上小跑了。每一个变化,都让她的家人欣喜不已。因为每一个动作的背后,都藏着千万遍的反复训练,一个抬腿的动作,都要训练三四个月。

??? 记得她第一次学会翻身时,她的奶奶眼眶都湿了,不住地跟我说谢谢。也许对于普通人来说,翻个身根本算不了什么,但对于小文来说,学会了翻身,她就可以看电视,可以拿到她想要的东西了……那一刻,我为自己的努力感到自豪。

??? 智障儿童大部分生活不能自理,甚至常常把大小便拉在裤子里。为了强化他们的自理意识,上厕所、用手纸、穿衣服、擦鼻涕这些看似简单的事情,成了我每时每刻都要引导的必修课。

??? 一个残疾孩子身后往往有一个痛苦的家庭,在学校里,我遇见过很多家长,为了治疗孩子花光了家里的所有积蓄;为了方便接送孩子上学,在学校附近租房子;为了照顾孩子,辞掉了工作,没有自己的生活……每当看到这些家长,我心里就特别难受,他们作出的牺牲是我不可比拟的我对自己许下诺言,要尽心尽力减轻这些家庭的心理负担,放下急躁,静下心来,陪伴孩子们慢慢成长,让他们和他们的家庭在迷茫和无助中看到生活的希望。

?

(摘自2014910? 星期五? 《今日柳市》第六版:柳梦? 记者:林戴妃)

?

?